_清炅

微博:_清炅 高三了,缓更

孤独她呀【上】


是桃核和一点点的新娜啊




1
接到陶醉的电话时,陶桃还在工作。早至饭点,同事们都去了餐厅,整层楼只剩下她一个人。

“姐,晚上不回去吃了,唐新今儿回国,邀我聚聚。”

在脑袋里把“唐新”这个名字过了两遍,陶桃才想起来:“唐教授的儿子?好像确实挺久没听见你提他了。”

“他都在美国三年了,自是没什么好讲的。”

唐新是陶醉的大学室友,其父唐一安又是陶醉的导师,如此一来,唐新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兄弟了。

“不过,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女朋友...”

“嗯?”未尽的语意被陶桃敏感捕捉到,说半句留半句向来不是陶醉的风格,“他女朋友怎么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才传来犹豫的男声:“他女朋友是...Tina...贺缇娜。”

时隔三年,这个名字再度出现在耳边,陶桃只觉得当时的放不下荡然无存,心底的平静甚至让她有点想发笑。

“记得少喝点,别玩儿太晚。”

听到陶桃一如既往的叮嘱,陶醉却感觉一阵寒意顺着脊椎蔓延。这样冷静到近乎冷漠的陶桃,就像是具有心理自动开启的防御机制,把外界的伤害尽数摧毁。




2
陶醉是第一个知道他姐和Tina关系的人。

从办公室垃圾桶里的辣条包装袋,到陶桃包里随时装着的可乐味儿棒棒糖;从与性冷淡风格公寓格格不入的粉蓝色大象U形枕,到阳台上晾着的碎花连衣裙...一切的一切,都有迹可寻。

与Tina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美好又独特;她就像一只青春洋溢的小兔子,脑袋里装满了各种古灵精怪的点子,给陶桃的生活带来了不少欢乐与幸福。

甚至乎,在深夜里,望着枕边人安静的睡颜,陶桃还规划过更远的未来。

如果,没有三年前冬天飞往加州的飞机,结果会不会不同?

可惜,没有如果。





3
真是般配。

这是陶醉看见唐新和Tina从远处走来发自内心的感慨。

乍一看,二人的面容还有些相似,或许是传说中的夫妻相?

Tina目光触及到陶醉时,下意识地加深了脸上的笑意。在陶醉的眼中却有了不一样的意味:表面不动声色如和煦春光,却透出了保护色的感觉。

几个大老爷们许久未见,格外亲热。你来我往谈起大学往事,桌上的酒瓶也很快见了底,桌上趴了一排,包括唐新和陶醉。

由于有男朋友帮忙挡着,Tina是所有人中最清醒的,叫了代驾把朋友送回家,然后有些纠结地看着陶醉的侧脸。

半晌,还是拿起陶醉的手机,点了通讯录里唯一一个星标——“姐”。

紧张的情绪瞬间放大,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三声提示音后,对面传来了略带慵懒的嗓音,让Tina的心忽地一颤:“陶醉?”

“陶醉喝多了,在XX饭店,你方便过来接一下他吗?”Tina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喉咙,发出干涩的声音,简单的话音也变得艰难。

像是被扰了睡眠,陶桃的声线沙哑:“谢谢,我马上过来。”

清冷的风从窗户灌进来,吹起发丝,也使陶桃冷静了些。

即使是在意识混沌的初醒之时,仍能毫不犹豫地辨认出她的声音。只因为是她啊,那个让她爱了这么久的贺缇娜。

深夜的路上并无多少车辆,一路畅通,如同她初见Tina的那日。

副驾驶座上好像有劣质香水的味道传来。




4
从公司加班回家已经十点多了,陶桃听着音响中奏出的肖邦,握着方向盘面露倦色。

车子驶进滨江路的拐角处时,一声尖叫传来,让她不免警觉。熄火停车,从车窗里望向声源处。

约几十米远的巷口聚了一群人,五六个社会青年把一个女孩逼到墙角。

抢劫?讨债?还是...陶桃没敢多想,立即报了警。警察赶来还需要大概十分钟,而女孩的境地看起来不太妙。

即使是对陌生人向来冷淡的陶桃,此刻也不可能置之不理。略一思索,一脚油门下去,白色轿车如离弦之箭,把那些人吓了一跳,连忙躲闪。陶桃又恰到好处踩了刹车,车头稳稳停在离女孩一米远处。

“快上车!”女孩仍是惊魂未定,而那些人又重新围了上来,陶桃伸出头喊了句。

女孩慌慌张张打开车门坐在副驾,五六个男子已经围住了车,手上拿着电棍,凶神恶煞。

“系好安全带,坐稳了。”

话音方落,一个倒车。果然,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驶出几十米外,还能从后视镜里看见那几个混混骂骂咧咧的样子。

车速渐减,陶桃看了一眼女孩: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了大半,还能看见隐隐的泪痕。一条十分廉价的连衣裙皱巴巴地贴在身上,勾勒出瘦小的身形。乱糟糟的栗色短发,尽管狼狈,却仍掩饰不住五官的精致。

“谢谢你救了我,要不然可就惨了...我恐怕看不到明早的太阳了...”

女孩又悲伤了一小会儿,画风突变:“哦对了,我叫贺缇娜,S大的,然后现在晚上在moonlight打工。当然,只是唱歌,不做什么别的!你别误会啊!”

陶桃眉头皱了皱,moonlight是出了名的乱,小女生在这种地方打工,恐怕是真的有什么困难吧。又听到“唱歌”二字,鬼使神差地递了名片。

“我是陶桃,我们公司最近在招练习生,要不要来试试看?”

话出口才发现这真不是自己的风格,不过是一个仅仅一面之缘的人,自己又不是慈善家。

Tina却很高兴,双手接过,小心翼翼地收好:“陶桃姐姐?哇,名字好可爱,很高兴认识你啊!我一定会来的!”

把人送回家,陶桃才冷静下来,车中残留的香气有些刺鼻,让她有种不真实的错觉。今天大概是疯了,竟会这样送佛送到西。

这般想着,Tina笑出兔牙的表情又浮现出来,久久在眼前挥之不去。





5
车程不过十几分钟,便到了饭店。

Tina倚在墙边实在打眼,短发已经及肩,低下头时,半边脸都挡在阴影里。青春气息散了不少,眉眼中藏了美颜和落寞。

渐渐靠近,能闻到淡淡香水味,不再是少女时代钟爱的果香,而是凛冽的冬风气息。

Tina突然抬头,眼神清亮,像是沉淀了许多细碎光影:“好久不见。”

友好且疏离,和以为肆意张扬的她判若两人。

“是啊,好久不见。”陶桃很快便移开了视线,去包厢里叫陶醉,把他扛上了车,自然,也有Tina的一份力。

“注意安全。”

丢下一句话,Tina匆匆转身,裙摆划出一个弧度。路灯之下,膝弯处粉红色的桃子纹身有些显眼。

陶桃楞在原地,目光仍定格在她离开的方向。同时,感觉一阵刺痛从右腿传来。

与Tina一起去纹身应该是她乖乖女人生中最出格的事了,眼睁睁看着针尖扎破皮肤,半晌,浮现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小兔子。和陶桃生人勿近的气息格格不入,可Tina还是笑的很甜。

等到Tina离开后,陶桃也没舍得把纹身洗掉。怕疼和留疤倒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心里多少还有些期冀,会不会有回来的那一天,亲口说出迫不得已的理由。

不过再没穿过膝盖以上的裙子或短裤倒是事实,曾经的Tina很喜欢把头搁在陶桃的腿上,表情满足又美好。

过往片段在脑海飞速闪过,零碎击打着内心柔软之处。


All For You (3)

Chapter three


关键词:受伤之后 
设定:恋爱期间的学长&学弟 


高二(九)班的教室后面多了一副拐。孤单地靠在墙边,突兀又散发着喜感。 


几个男生嘻嘻哈哈地拄着拐玩,而拐的主人——贺峻霖,正一脸忧伤地注视着自己的石膏右腿,脸黑的一批。

 

要说这右腿骨折简直是飞来横祸,在与隔壁班的篮球友谊赛上,贺峻霖带球过人,不料踩中了自己的鞋带,“咔嚓”一声脆响,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从医院回来后,便开始了拄拐一百天的光荣挑战。 


身残志坚的贺同学单腿跳到三楼,高三的学生才刚刚下课,看见他气喘吁吁的模样,还有几个幸灾乐祸地笑了出来。贺峻霖撇过头,恰好严浩翔提着包出来,瞬间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怎么这么严重?都拄拐了!”前半句还是关切的语调,瞥见旁边那副拐杖,又憋不住笑了。 


贺峻霖不理他,拿着拐转身就走,一蹦一蹦像一只小兔子。 


不过几步,严浩翔就迈着长腿追了上来,轻轻松松拽住他的书包:“是不是傻,这么不方便还爬三楼上来,不知道打电话吗?” 


很显然,贺峻霖并没有get到话中的担心和那么一小丝宠溺,一个白眼翻出天际:“哇,你简直没良心啊!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表示感动吗?”

 

而严浩翔也像是学习过川剧一样,脸说变就变:“对不起,亲爱的,我已经感动的语无伦次了。这是多么真挚的爱啊!” 


于是贺峻霖更不高兴了,一个人下了楼,背影有一种沧桑感。严浩翔也不追,就默默帮他拎着包,跟在几步远的后面。 




第二天刚下早自习,贺峻霖就看见了窗户外面那张惹人瞩目的帅脸。 


严学长冲他招手,笑容狡猾。 


“快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贺峻霖差点没吓得二次受伤——一辆轮椅静静地呆在走廊上,似乎正在等待他的到来。 


“哇你简直没良心啊!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表示感动吗?”某人还欠嗖嗖地学着语气求表扬。 


感动你妹!单腿战士贺峻霖扛起拐就要打他,气势汹汹,出招很猛。严浩翔却没有打算闪,眼睁睁看着凶器停在了离自己二十厘米远的地方。 


一开口,又是找打的节奏:“怎么,谋杀亲夫,你想守寡吗?” 


最终,贺峻霖还是屈服于严浩翔的淫威下了,乖乖坐上了轮椅,听他讲话。 


“之前我爷爷腿脚不方便,就是我奶奶每天推着他出去溜达。我小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奶奶满头大汗,却还是很开心。” 


“现在,我感觉我懂了,可能是因为爱吧。想和一个人看日出日落,看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曾经我觉得白头偕老真的是一个很俗的词,直到和你在一起,我才发现自己也成了一个俗人。” 


“贺峻霖?现在我推你,将来,我老了,你推我好不好?” 


“推...”贺峻霖偏头,对上身旁人的眼眸,深情地像是沉淀了万千星辰,“推你个头啊”五个字生生咽了下去,露出笑意。 


“好啊。”


严同学甩给贺同学一包“好x美”鸭脖:

“你今天上数学课困了就拆开来偷偷舔一口吧。”

贺同学表示无比感动:自己恶劣的同桌这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啊。

但当他数学课舔了一口后瞬间后悔了。

作为一个成都人,他失去了尊严。

不就是一个鸭脖吗?怎么可能让我醒瞌睡!

贺同学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痛。

你问我最后怎么样了?

老张眼睁睁看着这对同桌冲出了教室,速度堪比运动会冲刺。

“真的很辣啊?我一重庆人没觉得啊!”

贺同学眼含热泪,严同学还故意逗他。

“喏,给你。”

像是事先准备好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牛奶,笑容欠嗖嗖的。

贺同学还是没忍住接了过来,狠狠地吸了一大口,今天也是想揍同桌的一天!


(为什么我的同桌没有牛奶qwq我就是吃一口鸭脖辣了一整节课的假湖南人)


All For You (2)

Chapter  two

关键词:上课钓鱼

设定:同桌的你



只瞟了一眼姗姗来迟的同桌,严浩翔就知道,贺峻霖这家伙,昨天又修仙了。


待到同桌坐下,瞟了第二眼,严浩翔又知道,这家伙昨天是在熬夜学习。


偏偏某人还没有一点被看透一切的觉悟,大言不惭道:“昨天玩游戏到两点,你知道我吃了几次鸡吗?三次诶!三次!”


严浩翔也没戳穿他蹩脚的谎言,只是报以善意的提醒:“今天上午老张连堂数学,还有一节是公开课,你自求多福吧。”


向前桌女生借了镜子,哀怨地看着自己几乎要垂到嘴角的眼袋,贺峻霖果断趴下了:“我先睡会儿,老师来了叫我。”


老张的数学课就是有一种魔力,能让一个没有丝毫困意的人,在十分钟内醉生梦死。


似乎是忘了后面坐了一排的听课老师,贺峻霖左手支着脑袋,眼皮耷拉着,又不时瞪大眼睛,企图让自己清醒些。


终于,到了点名环节,同学们一个个如坐针毡,完全没有与老张对视的欲望,偏生贺峻霖突然抬头,根本没有注意到形式的严峻。


老张露出欣慰的笑容:“好,那就贺峻霖同学,你来解一下这道题。”


周围的同学都暗自舒了一口气,这道题是某年高考变式,方法奇葩,计算繁杂,没个半小时根本搞不定啊!


贺峻霖目光仍有些呆滞,求助的小眼神望向同桌,严浩翔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草稿纸递了过去。


这下贺峻霖顿时清醒了,短短十分钟,就把整道题的解题过程列的明明白白,让他抄都抄的胆战心惊,这...这也太牛逼了吧!


写到倒数第三行的时候,旁边出现了一行小字,戳中了心坎:写到这儿就行了,下面的太偏。还自带一个“善意”的笑脸。


同学都被贺峻霖精彩的解法震惊了,简直是爱因斯坦转世。只有贺峻霖出了一背冷汗,看向严浩翔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同桌,你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来世做牛做马...”


“停!”严浩翔打断了话唠贺,“你看看后面?”


贺峻霖回头,恰好对上一名老教师赞许的眼神,吓得浑身一抖:“我忘了现在是公开课了。”


“严浩翔,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激你了!”下课后的贺峻霖慷慨激昂道。


而被cue到的某人停下笔,目光诚恳:“你别再熬夜学习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


“下回有不知道的直接问我,别一个人钻牛角尖。”


“等你这句话呢!”贺峻霖虽然对同桌是怎么看出自己熬夜学习的仍抱有疑惑,但能得到年级前三的帮助,除了傻笑,也没有别的表情了。


灿烂的笑容似乎要甜到严浩翔心里,表面上还是嫌弃地甩了个白眼:“傻子。”



怎么报答?


要不然以身相许呗!


All For You (1)

Chapter  one  

关键词:广播站    生日快乐


设定:学长x学弟   非常隐晦的双向暗恋



在离“校园之声”结束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贺峻霖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广播站的门。


话说,他已经关注每天傍晚的那个声音好久了,“下午好,我是严浩翔”短短八个字,却激起了贺峻霖心中的小小涟漪。


三个月,九十个日夜,不算长,却也成了贺峻霖的心事。开始喜欢广播里带着笑意的励志故事,学校新闻,甚至连枯燥的国家时政也被他清冽的声音演绎得栩栩如生。


不久以后,到了贺峻霖十七岁生日的时候,他决定为爱走钢丝。


所有预先彩排好的话,都在与严浩翔四目相对时,落到了脑后,憋了半天,连“严浩翔”或是“学长”这个简单的称呼都说不出口。


这跟想象的不一样!


他顿时慌了神,连讲出自己名字的底气都消失了,不过既然进来了,对方也停下了手边的事耐心等着,只得临时改变主意,支支吾吾开口。


“我......有个好朋友,他叫贺峻霖,今天是他生日。”


“生日吗?”严浩翔轻轻笑着,眼神仿佛能看穿人心,随手在本子上记了几笔,“有什么想对他说的?”


“有......”贺峻霖点点头,开始顺着话胡编乱造,“祝他十七岁生日快乐,希望他每天都能吃好吃的,多写作业,少玩游戏。不要再当非酋了。”


贺峻霖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这是什么沙雕祝福啊!而严浩翔却很给面子的笑了,嘴角上扬成好看的弧度:“不行啊,打游戏属于广播站禁播词语。”


贺峻霖惭愧地抬头,黄昏的光线此时刚好从窗子透过。他在这样的黄昏看严浩翔,看他的面容染上一层温暖色泽,眼睛里像是盛着绛橘色的湖泊。


在黄昏逐渐消失之时,他终于在学校喇叭里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不远处的操场上,三五成群的男生踢着球,偶尔高喊两声。这些洋溢着青春的喊声和严浩翔的声音一起回旋在耳边,他今天的声音似乎格外好听、格外温柔。


他说:贺峻霖,十七岁生日快乐。


他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开心。


话音落下,一首生日歌被略带沙哑的少年音演绎出来,化作迎面的徐徐微风。


祝你生日快乐。


那是直到很多年后,贺峻霖依然记得的声音。




应该会是一个系列吧,对没错,我又立flag了

高三挺忙的,抽空更。

十愿

《十愿》

BGM:《若许一个愿望少活十年,我许十个》
                                                     ——by焦迈奇

政治课心血来潮的无聊产物
灵感来自这首歌,超级戳我的
CP请看tag  视角自行领悟
勿喷!我真的不是黑粉!(求生欲很强了

这里是正文↓


若许一个愿望少活十年,你可愿意?

自我认识你的那一天起

我的答案便一直是“愿意”


一愿我们相遇那日

能不是忧郁的阴雨绵绵

换以阳光正好,清风拂面


二愿你可以收下我的一只猫

那样,即便我与你无缘

它也能赖在你的身边


三愿重庆到上海的车程能短到十分钟

让你在冬日的早晨

睡眼朦胧时便可闻到早点的香味


四愿能和你一起看电影

不计较情节画面

十指相扣度过生命中的一百二十分钟


五愿正月之时并肩共游重庆

在满街喜气洋洋中

带你路过与我有关的大街小巷


六愿你不再畏惧黑暗与鬼怪

不必惊恐躲藏于他人身后

无论那人是不是我


七愿你未来可期前程似锦

尽管喜欢你的人中间

不再拥有我的身影


八愿身体康健日日笑颜

深海月光般的清澈眼眸

悲凉与忧郁尽是过往


九愿已是奢望

因我早至暮年

唯求我离去之际不出现在你面前


十愿不存在

我只剩一句没说出口的再见




珍爱生命,两个孩子都要好好长大!!!

这种假设根本不存在!!!


我选择死亡
100fo福利可能出不来了
写了这么多字还没开始车啊
我emmm果然还是太年轻,佩服那些能写车的太太qaq
然后写的洛我文居然找不到了!
还是我抽屉太乱TAT
我......也不敢保证下一次发的是什么了

终于一百粉了
谢谢关注我的宝贝们
既然来了,就不要随便走咯
百粉福利安排起来,敬请期待哈哈哈

【方我】后桌的你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写洛我和墨我而写了这个,其实我想说洛我已经写完了,太羞耻了,打算重新写一篇,各位洛妻们,不好意思qaq

正文↓↓↓


“喂喂,我先睡一会,待会儿老师来了叫我一下。”后背被笔戳了几下,你回过头,只看见一个毛茸茸的头顶。


后桌的男生已经约会周公,自然没有看见你那郁闷又无奈的表情。


这个方翔锐,明明都高二了,还是一门心思不放在学习上,早上倒是来的挺早,顶着俩比熊猫还重的黑眼圈,早餐往抽屉里一塞就开始补觉,时时刻刻透露出一种非世界末日不肯醒来的决绝。


更可恶的是,老师不管也就算了,成绩还一直比勤勤恳垦的你要好,简直让人怀疑他的修仙,到底是打游戏还是一心一意搞学习。


在心里将他的罪行一一吐槽了一遍,你才想起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这么关注他了。

一定是这货天天在我眼前晃荡,我从来没有关注过他!


由于市里的领导要来学校检查传统文化传承工作,校方下令,每天午休前二十分钟用来练毛笔字。实际上也就是个形式,真正会写的人寥寥无几,多是拿个毛笔做做样子。


你正提腕写下一捺,就感到背后一阵寒意,怀着不祥的预感缓缓回过头,只见方翔锐桌上的那瓶墨汁一滴不漏地尽数倒进了你放在椅子上的书包里,连着带有“一得阁”字样的包装。

而始作俑者方翔锐也是一脸震惊,目瞪口呆地像一个静止的表情包。


“我...我不是故意的!”他手足无措,还在犹豫要不要从乌漆嘛黑的书包里把墨汁瓶捡出来。


“你还想是故意的?!”终是没忍住,你吼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方翔锐还是小心翼翼地把你书包里所有东西掏了出来,然后把自己的课本放到了你桌上。


第二天,从不迟到的方翔锐第一次出现在了缺课名单上。你也有些紧张,内心生出一阵阵慌乱。


直到第一节课过了大半,他才鬼鬼祟祟地从后门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却被数学老师一声喝住,只得乖乖站到走廊上。


趁着老师转头写板书的间隙,一个纸团砸在了你的桌子上,摊开,上面短短一行字:我没事,别担心。后面还画了一个丑的难以言喻的笑脸。

“谁在担心你啊!”你写上一句,转头扔纸团之时,恰好被更年期的数学老师抓住:“你还和他传纸条?你也给我出去!”

你内心忍不住骂了一句mmp,只能挪到了外面。身侧是一手提袋子,一手拿早点的方翔锐。

“你要不要来一口?”男生手里抓着一个加了辣酱的煎饼果子,让你无话可说,这货,罚个站还这么嚣张的吗?


像是看出了你的担忧,他愈发泰然自若,咬了大大一口:“你放心,我们这儿是视觉盲区,她看不见!你一看就是没学好初中物理。”

你简直对这个沙雕后桌无语了,明明是自己被连累了,对方还一副无所畏惧理所应当的样子。

“对了对了,这个给你。”吃完早餐的方翔锐好像终于想起了左手的袋子,递给你。


你有些疑惑地打开,里面是一个书包,和你昨天被弄脏的那个一模一样,除了,它是崭新的!


“其实,你没有必要赔我一个的...”反正也是无心之失,这下该多不好意思啊。再说,现在用的书也还是他的。


而方翔锐只是笑笑,轻轻拍了一下你的头,嘴角的梨涡里似乎盛了阳光。


教室里的女老师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走廊上,镜片上闪着愤怒的光:“老娘只是视力不好,你们以为我瞎吗?方翔锐,你给我站到前门来!”

方翔锐回过头,冲你做了个口型,get到点后,你笑了,那几个字是:出盲区了。


[短小番外]
渝市的百货商场里,王阿姨正一脸困意地讲述着今早被吵醒的经历。


“现在的小孩哦,简直不懂礼貌。早上八点钟不到就跑到我店子里来敲门,说是要买包,没看见贴的营业时间是九点钟开张吗?”


隔壁店子的刘阿姨只是笑道:“人家男孩子那个急匆匆的样子,肯定是要买来送给喜欢的小姑娘的,价都不讲,心甘情愿被你坑了,你就知足吧。”


方翔锐打了个喷嚏,侧目看向距自己十米远的女孩,低头笑弯了眼睛。

关于墨汁倒书包里,没错,我就是那个缺德的人qwq
有体会,写的zqsg了哈哈哈哈

我知道我已经好久没填坑了qaq

but......我又想开新的企划了,希望在正式开学前可以搞一下事情

【恋与音乐社】系列了解一下吗?(all我向哈哈哈)

目前已经大概想好了,标题如下:

学院风——《后桌的你》#方我#

魔幻风——《猫之恋》#展我#

沙雕风——《是淘宝客服啊》#墨我#

末日风——《世界终结以前》#航我#

亲情风——《我有一个小黑皮弟弟》#池我#

是我在抽风——《生米煮成熟饭了》#洛我#

哈哈哈哈,有没有xjj们想看,我看看按什么顺序写啊

(希望我比较适合写短篇啊啊啊,表示爱恨嗔痴写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