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清炅

微博:_清炅 高三了,缓更

严同学甩给贺同学一包“好x美”鸭脖:

“你今天上数学课困了就拆开来偷偷舔一口吧。”

贺同学表示无比感动:自己恶劣的同桌这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啊。

但当他数学课舔了一口后瞬间后悔了。

作为一个成都人,他失去了尊严。

不就是一个鸭脖吗?怎么可能让我醒瞌睡!

贺同学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痛。

你问我最后怎么样了?

老张眼睁睁看着这对同桌冲出了教室,速度堪比运动会冲刺。

“真的很辣啊?我一重庆人没觉得啊!”

贺同学眼含热泪,严同学还故意逗他。

“喏,给你。”

像是事先准备好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牛奶,笑容欠嗖嗖的。

贺同学还是没忍住接了过来,狠狠地吸了一大口,今天也是想揍同桌的一天!


(为什么我的同桌没有牛奶qwq我就是吃一口鸭脖辣了一整节课的假湖南人)


All For You (2)

Chapter  two

关键词:上课钓鱼

设定:同桌的你



只瞟了一眼姗姗来迟的同桌,严浩翔就知道,贺峻霖这家伙,昨天又修仙了。


待到同桌坐下,瞟了第二眼,严浩翔又知道,这家伙昨天是在熬夜学习。


偏偏某人还没有一点被看透一切的觉悟,大言不惭道:“昨天玩游戏到两点,你知道我吃了几次鸡吗?三次诶!三次!”


严浩翔也没戳穿他蹩脚的谎言,只是报以善意的提醒:“今天上午老张连堂数学,还有一节是公开课,你自求多福吧。”


向前桌女生借了镜子,哀怨地看着自己几乎要垂到嘴角的眼袋,贺峻霖果断趴下了:“我先睡会儿,老师来了叫我。”


老张的数学课就是有一种魔力,能让一个没有丝毫困意的人,在十分钟内醉生梦死。


似乎是忘了后面坐了一排的听课老师,贺峻霖左手支着脑袋,眼皮耷拉着,又不时瞪大眼睛,企图让自己清醒些。


终于,到了点名环节,同学们一个个如坐针毡,完全没有与老张对视的欲望,偏生贺峻霖突然抬头,根本没有注意到形式的严峻。


老张露出欣慰的笑容:“好,那就贺峻霖同学,你来解一下这道题。”


周围的同学都暗自舒了一口气,这道题是某年高考变式,方法奇葩,计算繁杂,没个半小时根本搞不定啊!


贺峻霖目光仍有些呆滞,求助的小眼神望向同桌,严浩翔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草稿纸递了过去。


这下贺峻霖顿时清醒了,短短十分钟,就把整道题的解题过程列的明明白白,让他抄都抄的胆战心惊,这...这也太牛逼了吧!


写到倒数第三行的时候,旁边出现了一行小字,戳中了心坎:写到这儿就行了,下面的太偏。还自带一个“善意”的笑脸。


同学都被贺峻霖精彩的解法震惊了,简直是爱因斯坦转世。只有贺峻霖出了一背冷汗,看向严浩翔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同桌,你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来世做牛做马...”


“停!”严浩翔打断了话唠贺,“你看看后面?”


贺峻霖回头,恰好对上一名老教师赞许的眼神,吓得浑身一抖:“我忘了现在是公开课了。”


“严浩翔,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激你了!”下课后的贺峻霖慷慨激昂道。


而被cue到的某人停下笔,目光诚恳:“你别再熬夜学习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


“下回有不知道的直接问我,别一个人钻牛角尖。”


“等你这句话呢!”贺峻霖虽然对同桌是怎么看出自己熬夜学习的仍抱有疑惑,但能得到年级前三的帮助,除了傻笑,也没有别的表情了。


灿烂的笑容似乎要甜到严浩翔心里,表面上还是嫌弃地甩了个白眼:“傻子。”



怎么报答?


要不然以身相许呗!


All For You (1)

Chapter  one  

关键词:广播站    生日快乐


设定:学长x学弟   非常隐晦的双向暗恋



在离“校园之声”结束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贺峻霖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广播站的门。


话说,他已经关注每天傍晚的那个声音好久了,“下午好,我是严浩翔”短短八个字,却激起了贺峻霖心中的小小涟漪。


三个月,九十个日夜,不算长,却也成了贺峻霖的心事。开始喜欢广播里带着笑意的励志故事,学校新闻,甚至连枯燥的国家时政也被他清冽的声音演绎得栩栩如生。


不久以后,到了贺峻霖十七岁生日的时候,他决定为爱走钢丝。


所有预先彩排好的话,都在与严浩翔四目相对时,落到了脑后,憋了半天,连“严浩翔”或是“学长”这个简单的称呼都说不出口。


这跟想象的不一样!


他顿时慌了神,连讲出自己名字的底气都消失了,不过既然进来了,对方也停下了手边的事耐心等着,只得临时改变主意,支支吾吾开口。


“我......有个好朋友,他叫贺峻霖,今天是他生日。”


“生日吗?”严浩翔轻轻笑着,眼神仿佛能看穿人心,随手在本子上记了几笔,“有什么想对他说的?”


“有......”贺峻霖点点头,开始顺着话胡编乱造,“祝他十七岁生日快乐,希望他每天都能吃好吃的,多写作业,少玩游戏。不要再当非酋了。”


贺峻霖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这是什么沙雕祝福啊!而严浩翔却很给面子的笑了,嘴角上扬成好看的弧度:“不行啊,打游戏属于广播站禁播词语。”


贺峻霖惭愧地抬头,黄昏的光线此时刚好从窗子透过。他在这样的黄昏看严浩翔,看他的面容染上一层温暖色泽,眼睛里像是盛着绛橘色的湖泊。


在黄昏逐渐消失之时,他终于在学校喇叭里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不远处的操场上,三五成群的男生踢着球,偶尔高喊两声。这些洋溢着青春的喊声和严浩翔的声音一起回旋在耳边,他今天的声音似乎格外好听、格外温柔。


他说:贺峻霖,十七岁生日快乐。


他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开心。


话音落下,一首生日歌被略带沙哑的少年音演绎出来,化作迎面的徐徐微风。


祝你生日快乐。


那是直到很多年后,贺峻霖依然记得的声音。




应该会是一个系列吧,对没错,我又立flag了

高三挺忙的,抽空更。

十愿

《十愿》

BGM:《若许一个愿望少活十年,我许十个》
                                                     ——by焦迈奇

政治课心血来潮的无聊产物
灵感来自这首歌,超级戳我的
CP请看tag  视角自行领悟
勿喷!我真的不是黑粉!(求生欲很强了

这里是正文↓


若许一个愿望少活十年,你可愿意?

自我认识你的那一天起

我的答案便一直是“愿意”


一愿我们相遇那日

能不是忧郁的阴雨绵绵

换以阳光正好,清风拂面


二愿你可以收下我的一只猫

那样,即便我与你无缘

它也能赖在你的身边


三愿重庆到上海的车程能短到十分钟

让你在冬日的早晨

睡眼朦胧时便可闻到早点的香味


四愿能和你一起看电影

不计较情节画面

十指相扣度过生命中的一百二十分钟


五愿正月之时并肩共游重庆

在满街喜气洋洋中

带你路过与我有关的大街小巷


六愿你不再畏惧黑暗与鬼怪

不必惊恐躲藏于他人身后

无论那人是不是我


七愿你未来可期前程似锦

尽管喜欢你的人中间

不再拥有我的身影


八愿身体康健日日笑颜

深海月光般的清澈眼眸

悲凉与忧郁尽是过往


九愿已是奢望

因我早至暮年

唯求我离去之际不出现在你面前


十愿不存在

我只剩一句没说出口的再见




珍爱生命,两个孩子都要好好长大!!!

这种假设根本不存在!!!


我选择死亡
100fo福利可能出不来了
写了这么多字还没开始车啊
我emmm果然还是太年轻,佩服那些能写车的太太qaq
然后写的洛我文居然找不到了!
还是我抽屉太乱TAT
我......也不敢保证下一次发的是什么了

终于一百粉了
谢谢关注我的宝贝们
既然来了,就不要随便走咯
百粉福利安排起来,敬请期待哈哈哈

【方我】后桌的你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写洛我和墨我而写了这个,其实我想说洛我已经写完了,太羞耻了,打算重新写一篇,各位洛妻们,不好意思qaq

正文↓↓↓


“喂喂,我先睡一会,待会儿老师来了叫我一下。”后背被笔戳了几下,你回过头,只看见一个毛茸茸的头顶。


后桌的男生已经约会周公,自然没有看见你那郁闷又无奈的表情。


这个方翔锐,明明都高二了,还是一门心思不放在学习上,早上倒是来的挺早,顶着俩比熊猫还重的黑眼圈,早餐往抽屉里一塞就开始补觉,时时刻刻透露出一种非世界末日不肯醒来的决绝。


更可恶的是,老师不管也就算了,成绩还一直比勤勤恳垦的你要好,简直让人怀疑他的修仙,到底是打游戏还是一心一意搞学习。


在心里将他的罪行一一吐槽了一遍,你才想起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这么关注他了。

一定是这货天天在我眼前晃荡,我从来没有关注过他!


由于市里的领导要来学校检查传统文化传承工作,校方下令,每天午休前二十分钟用来练毛笔字。实际上也就是个形式,真正会写的人寥寥无几,多是拿个毛笔做做样子。


你正提腕写下一捺,就感到背后一阵寒意,怀着不祥的预感缓缓回过头,只见方翔锐桌上的那瓶墨汁一滴不漏地尽数倒进了你放在椅子上的书包里,连着带有“一得阁”字样的包装。

而始作俑者方翔锐也是一脸震惊,目瞪口呆地像一个静止的表情包。


“我...我不是故意的!”他手足无措,还在犹豫要不要从乌漆嘛黑的书包里把墨汁瓶捡出来。


“你还想是故意的?!”终是没忍住,你吼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方翔锐还是小心翼翼地把你书包里所有东西掏了出来,然后把自己的课本放到了你桌上。


第二天,从不迟到的方翔锐第一次出现在了缺课名单上。你也有些紧张,内心生出一阵阵慌乱。


直到第一节课过了大半,他才鬼鬼祟祟地从后门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却被数学老师一声喝住,只得乖乖站到走廊上。


趁着老师转头写板书的间隙,一个纸团砸在了你的桌子上,摊开,上面短短一行字:我没事,别担心。后面还画了一个丑的难以言喻的笑脸。

“谁在担心你啊!”你写上一句,转头扔纸团之时,恰好被更年期的数学老师抓住:“你还和他传纸条?你也给我出去!”

你内心忍不住骂了一句mmp,只能挪到了外面。身侧是一手提袋子,一手拿早点的方翔锐。

“你要不要来一口?”男生手里抓着一个加了辣酱的煎饼果子,让你无话可说,这货,罚个站还这么嚣张的吗?


像是看出了你的担忧,他愈发泰然自若,咬了大大一口:“你放心,我们这儿是视觉盲区,她看不见!你一看就是没学好初中物理。”

你简直对这个沙雕后桌无语了,明明是自己被连累了,对方还一副无所畏惧理所应当的样子。

“对了对了,这个给你。”吃完早餐的方翔锐好像终于想起了左手的袋子,递给你。


你有些疑惑地打开,里面是一个书包,和你昨天被弄脏的那个一模一样,除了,它是崭新的!


“其实,你没有必要赔我一个的...”反正也是无心之失,这下该多不好意思啊。再说,现在用的书也还是他的。


而方翔锐只是笑笑,轻轻拍了一下你的头,嘴角的梨涡里似乎盛了阳光。


教室里的女老师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走廊上,镜片上闪着愤怒的光:“老娘只是视力不好,你们以为我瞎吗?方翔锐,你给我站到前门来!”

方翔锐回过头,冲你做了个口型,get到点后,你笑了,那几个字是:出盲区了。


[短小番外]
渝市的百货商场里,王阿姨正一脸困意地讲述着今早被吵醒的经历。


“现在的小孩哦,简直不懂礼貌。早上八点钟不到就跑到我店子里来敲门,说是要买包,没看见贴的营业时间是九点钟开张吗?”


隔壁店子的刘阿姨只是笑道:“人家男孩子那个急匆匆的样子,肯定是要买来送给喜欢的小姑娘的,价都不讲,心甘情愿被你坑了,你就知足吧。”


方翔锐打了个喷嚏,侧目看向距自己十米远的女孩,低头笑弯了眼睛。

关于墨汁倒书包里,没错,我就是那个缺德的人qwq
有体会,写的zqsg了哈哈哈哈

我知道我已经好久没填坑了qaq

but......我又想开新的企划了,希望在正式开学前可以搞一下事情

【恋与音乐社】系列了解一下吗?(all我向哈哈哈)

目前已经大概想好了,标题如下:

学院风——《后桌的你》#方我#

魔幻风——《猫之恋》#展我#

沙雕风——《是淘宝客服啊》#墨我#

末日风——《世界终结以前》#航我#

亲情风——《我有一个小黑皮弟弟》#池我#

是我在抽风——《生米煮成熟饭了》#洛我#

哈哈哈哈,有没有xjj们想看,我看看按什么顺序写啊

(希望我比较适合写短篇啊啊啊,表示爱恨嗔痴写不下去了!!!)

假象#方洛#


  
  来自沙雕前桌 @慢慢慢如久 的点梗

  现实向 ,但全是我编的。

  感觉把方方写渣了qaq

  勿上升!!! 两个孩子现实真的很甜!

       合作舞台超级超级棒!!!
  
  
  
  逼仄的门诊室外充斥着脚步声,电铃声,谈话声,以及婴儿的哭啼。

  
  何洛洛看着针头刺入手臂,药水缓缓注入。好像,没有感受到疼痛。
  

  这是被“方方”挠了之后打的第五针,也是最后一针了,恰巧,今天刚好也是《我们的宿舍》十一期的播出日,刚刚在车上看完了视频,才发现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扎心”二字不言而喻。

  
  “要打针哦。”

  
  “他家猫没有打过针针诶。”

  
  “他还没有打那个疫苗。”

  
  “你这狂犬病反正发了也是四年才能...”

  
  “没事,反正狂犬病发了也要很久。”

  
  “你一个养狗的,肯定猫不会喜欢你。”
  
   ......
  

  原本还是有些感动的不走心关心,最后也不知道怎么转变为无所谓了,自己的一记眼刀还被某些女孩子说“好攻”......
  

  也真是不知道应该把气撒在哪了。

  
   微信里的慰问消息一条接一条,忽略猫的前主人展逸文,就连公司里的做饭阿姨都搜了注意事项发给何洛洛,唯独少了那个他最想看到的名字。

  
  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发了一条朋友圈:大家都别担心,打了疫苗已经没事了。
  

  最后配上一个常用表情“太阳”,或许用这个已经不能代表心情了,仅仅是出于习惯或者不想表露真实的自己吧。
  

  突然觉得内心有点苦涩,如果可以,希望这些,都是假象吧。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跨越无痕的时间,翻越无限的空间,不做这场物是人非的梦。
  
  

  
  
  月光微凉,何洛洛第一次来到原际画是在晚上,裹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站在练习室门口的阴影里,望着里面汗流浃背的几个男生。
  

  作为最后一个加入的,又是之前毫无演艺经历的素人,何洛洛的每一天都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不是来自外界,而是发自内心。
  

  第一次感到后悔,一个人坐在天台上,感受到了真正的“今夜我受冷风吹”。
  

  或许真的不适合走这条路?

  
  迷茫加烦躁如同一团乱麻,堵在心里。

  
  家中熟悉的气息和萧山萝卜干的味道溶在了冬末初春的寒风中,催人泪下。

  
  “喂,大哥,你不是在哭吧?”悲伤的情绪被颇有兴味的疑问句打败了。
  

  方翔锐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饼干,向他晃晃;“老子戒烟都没哭,来来来,说说怎么了?”
  

  自来熟,不,准确的说是强行搭讪,因为一个多星期了,何洛洛也没怎么讲话,这下更加不想理他,只是望着天沉默。
  

  “没事没事,吃根饼干。”方翔锐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手指饼,貌似是为了戒烟专门备的。

  
  “你没仔细听黄校友的讲话吗?易安中学的魅力就在于养成,不论你的起点如何,有进步就是成功。”
  

  语毕,大概是觉得自己恍若一个哲学家,还投入地撩了一下刘海,嘴角现出一个梨涡。

  
  前职校男孩果然是个神奇的存在,校园趣事一抓一大把,从地中海发型的英语老师讲到运动会裤子裂了的运动员,将近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不渴吗?”滔滔不绝被四个字打断。

  
  意识到话题可能无法继续下去了,方翔锐抓起何洛洛的手就往下走,嘴里还叽叽呱呱说着什么。
  

  
  
  时隔一年多,宿舍已经搬到了一栋新别墅,当初的天台已经不再,而那个认真安慰自己的话痨也坐到了别人身边,“偶像剧组”名副其实。

  
  难道,最初的那些,都只是天蝎和金牛截然不同性格产生的引力?
  

  
  
  电脑上播放着六月份的少年成长舞台,黄校友美其名曰找找自己的不足,实际上是为了多增加几次播放量吧。

  
  少年们皆为林墨池忆二人的客串哈哈大笑,何洛洛却注意到了一个在舞台上没注意的细节,眼神。
  

  原来,真的有三件事是藏不住的:贫穷,咳嗽,和爱。
  

  在自己带着笑意的眼神中,他看见了某种情愫,那应该就是爱吧。
  

  舞台上的方翔锐的确也是个高手,一边唱歌,一边投来让cp粉尖叫的微笑,不过,几分真假,倒是值得细心斟酌。
  

  “林墨,你当时摸我腿干嘛?”当事人倒是没认真看节目,一脸凶狠扑向林墨。
  

  “我我我...当时脑子一热,忘记了还在录制!”林墨闪躲着方翔锐的攻击,赶忙求助:“何洛洛救我!”
  

  而被点到名的人只是回头瞅了一眼,两个战五渣倒在沙发上,场面混乱,没有要出手相助的欲望。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最好的处事法则吧。

  
  更何况,那个人,早已与我无关。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两个人的距离越隔越远,从最初的肩并肩,到现在中间隔了四个人,可能还要加一张桌子。
  

  士大夫们似乎还坚定地站着双人cp,合作舞台,录制综艺,甚至广州场园游会的明信片拍摄,都在刻意地为方洛tag增加着素材。

  
  “方翔锐,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不会什么都看不出吧?”大概是六人合体不久的某一天晚餐后,何洛洛终于把方翔锐堵在了餐厅门口。
  

  后者却却是带着戏谑的笑:“洛洛,你说什么?你不会真的......”后面几个字没有说出来,彼此却心知肚明。
  

  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算是个进退两难的地步,无论是坦白心声还是就此而止都显得过于刻意。

  
  “诶,你们还在这干嘛?不是要去录说晚安吗?”经纪人来的恰逢时候,打破了尴尬气氛。
  

  也许是赌气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那一天的说晚安,何洛洛和其他三个社员开起了方航的玩笑,寻常的笑容中带上了不为人知的嘲讽。
  

  这段音频在很久之后,出现在某个b站up主的视频里,对了,这个视频播放量也成为了易安相关视频的观看量top。

  
  不过,这好像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谈情说爱”这四个字,从我口中说出来,但可能永远不会是说我们吧。
  
  

  
  
  十六岁的少年,是一个连花开都能听见的年岁,那时的方翔锐,喜欢嚼着薄荷味的口香糖,那带着浅浅梨涡的笑颜,那低吟浅唱的认真模样,都随着微咸的风吹入了何洛洛的青春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动了心,或许是凤凰花开的路口,或许是更早之前的机场对视,再或许,是生日时的拥抱,少年一瞬动心便如溺死在水里的鱼,忘记了呼吸。

  
  明明是丝毫不信星座的人,也在黑夜里打开手机,搜索着金牛座和天蝎座的恋爱指数,尽管分数少的可怜,但仍倔强地认为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最后,才明白,可能真的是拗不过命运的,很多事情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突然的刺痛感从手臂传来,何洛洛低头,看见自己手臂上的三条抓痕,以及抱着的猫咪。
  

  “它抓了我一下,出血了。”

  
  转向左边,隔着小口吃饭的孙亦航,目光与方翔锐忽然相对。
  

  何洛洛有些懵地愣住了,出乎意料,没有出现印象中的冷漠语言,取而代之的,是紧张的皱眉:“这么不小心的吗?待会吃完饭赶快去打针!”

  
  “不,还是现在就去看看怎么办,小武哥!!!”

  
  诶?好像和剧本里的不一样?

  
  算了,管他呢,毕竟刚刚那些胡思乱想的才是假象。
  
  
  

  
  
  
  『番外·方翔锐视角』

  
  在来到原际画之前,大概没有想过风流倜傥的我会这么快的沦陷。

  
  怎么说也是要伪装高冷形象的帅气学长啊,怎么会在看到你难过的时候就一秒变身话痨?还傻乎乎地问你要不要吃东西,现在想起来还是略感羞耻。
  

  你问我的感受,我也想把事实说出来啊,可经纪人的影子在门后边你大概是看不见吧 。

  
  从第一次的《凤凰花开的路口》,到《光荣》《当你老了》《dear friend》,再到前几天的《不如听一首歌》,所有的所有都不是你的幻觉。

  
  我眼神天生带爱意有什么办法,就算是看一袋垃圾都像是看情人!
  

  写小说的文笔到了这里不知道怎么全部都荡然无存了,可能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会把原本聪明的一个人变得傻不拉几。
  

  重庆到杭州这么多千米的距离,能让我们在上海遇见真的是一种缘分吧,愿这根老天爷牵好的红线千万不要轻易断了。
  

  知道你是一个很容易想太多的人,总是对自己不自信,但真的从心而论,你这一年多的进步超级大,不是我吹,未来前程似锦啊小伙子!

  
  好像扯远了,最后一句话重新总结一下上面乱七八糟的,嗯,未来,要不要一起去环游世界?
  
  
  
  

  

        he撒花!

       昨天晚上爆肝两个多小时新鲜出炉的文啊

        可能是在爱恨嗔痴里面把洛洛虐的我自己都心疼了,就在小短篇里给方洛一个很好的结局吧!

        这周末置换考试,希望可以用这篇文来给自己一点欧气,考完试我还是一条好汉!(毕竟还有四个小短篇的脑洞没写啊)

        提前一个多月祝你生日快乐哈哈哈 @慢慢慢如久

        马上百粉了,看看我搞点什么事情呢?
  
  
  

#方航文洛(大四角)#爱恨嗔痴 three

  『three』
  
  
  胡姬花虽说不是什么国际知名的大公司,但在S市也算是有些名气,所以即使是一场练习生的公演,公司也选择了市里数一数二的体育馆。
  

  孙亦航凭着VIP票坐在了离舞台最近的家属区,粉丝已经开始入场,有些喧嚣。
  

  作为另一位评委的何洛洛站在台侧,目光扫到了低头玩手机的孙亦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对方翔锐的感情,从七年前延续至今,未曾有半分“七年之痒”,而方翔锐不同,绯闻不少,是真是假,是否动心,恐怕只有当事人知道。
  

  何洛洛也用小号视奸过饭圈,磕他俩cp的人不在少数,不过那些所谓的双标,也只是妹子们的臆想罢了。至少,在他与方翔锐相遇到熟识的这么多年,他从方翔锐眼里看到的,只有兄弟情。

  
  化好妆的发方翔锐对着后台的镜子开嗓,心中暗戳戳是激动,想着孙亦航坐在舞台下方,就抑制不住地扬起笑意。
  

  现场导演已经开始倒数,粉丝们的热情无比高涨,举起了应援的灯牌和手幅,而其中数量最多的,自然是方洛二人。
  

  舞台灯光变幻,方翔锐一身简约西装亮相,浅浅梨涡浮于嘴角。粉丝的打call声此起彼伏,几乎让方翔锐听不清伴奏。

  
  举起话筒,深情开唱,目光不自觉地移向台下左边方位。原本是孙亦航坐的地方现在空无一人,焦虑让他有片刻失神,不过作为职业歌手,很快又进入状态,并不开心地完成了演唱。

  
  评委席上的何洛洛捕捉到方翔锐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装作无意地望向观众席,自然也是看见了那个空座位,目光冷冽。

  
  “非常抱歉,我有急事,不能看你表演了。”孙亦航编辑好一条信息,按了“发送”,一边打开车门。

  
  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孙亦航的车速却没有减下,反而直线飙升,耳边回响这展逸文刚刚电话里的声音:“哥,下雨了。”
  

  
  
   细细想了想日子,今天恰逢展逸文外婆的祭日。
  

  和弟弟相处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在亲人之中,展逸文唯独和外婆格外亲,所以也不难猜测出现在的他心情有多么糟。
  

  雨中的墓园显得格外寂静,冷清地有些骇人。小道上生了一层青苔,发出淡淡清香。
  

  孙亦航一眼便望见了浑身湿漉漉的少年,刘海往下滴着水,蹲在路边一棵柏树下。
  

  “你几岁啊?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下雨天不能蹲在树下吧!”明明是嫌弃的语气,孙亦航还是伸出手,把展逸文一把拉起来,“快点起来,这样会感冒的。”
  

  而少年仍是一语不发,站起来的时候脸颊有水珠滑落,不知是雨还是泪。
  

  孙亦航把伞往旁边凑了凑,却突然被搂住,下巴磕到了展逸文的肩膀。
  

  下意识地手一颤想要躲开,却听见展逸文带着哽咽的话:“哥,给我抱一会。”
  

  孙亦航学着爸爸妈妈哄孩子的样子,轻轻拍着弟弟的后背,丝毫不介意自己的T恤已经沾湿,隐隐的心疼传来。
  

  展逸文极少露出脆弱的一面,有时候倔强地简直像一只刺猬,坚强地会让大家忘了他也受过伤害。
  

  “没事啊,哥会一直陪着你的。”

  
  也许是雨水落到了眼睛里,孙亦航觉得眼眶有点发酸,向展逸文许下了承诺,以哥哥的身份。
  
  
  

  
  
  
  
  没人知道,一向处事冷静,追求完美的方翔锐为什么在表演之后突然冷了脸,甚至话都比平时少了一半。
  

  “我的祖宗啊,这可是直播,你这是要干嘛!”经纪人急得团团转,趁着插播广告的时候,把方翔锐拉到化妆间。

  
  后者却似乎没有听见,仍是一张臭脸,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摔,让工作人员摸不着头脑。
  

  “大概是练习生们发挥的不好吧。”何洛洛走进化妆间,带着招牌笑容。
  

  经纪人像是看见了救星,直接把重担交给他:“你劝劝他吧,这样可不行啊。 ”
  

  说完,一脸堪忧地出去了,顺手关上门。
  

  “你在生孙亦航的气。”是陈述语气。
  

  “你怪他没有看你的表演。”语气愈发肯定。

  
  方翔锐也是个憋不住的人,说出来的话却不甚友善:“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
  

  果然如此,何洛洛早就猜测到方翔锐的心思,却没想到会为了他做到这种地步。
  

  出于工作,虽是有些难过,还是劝到:“没准人家有急事,倒是你,工作时间耍什么小孩子脾气,不怕掉粉?可能他办完事就看直播了,你臭着脸有什么用?”
  

  肝火瞬间消下去大半,努力调整出一个轻松的表情,方翔锐灌下一杯水,揽住了何洛洛的肩膀:“走吧。”
  

  “啊?”这下何洛洛有点懵。

  
  “上场了。”方翔锐语气平常,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现在已经听不出任何异样了。
  

  经纪人看着这架势,向何洛洛偷偷比了个赞的手势。
  
  
  
  
  
  
  直播终于结束,何洛洛打开手机,弹出几个未接来电。
  

  点了回拨,对面是一个听不出年龄的男声:“照片和资料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请问还有什么要求吗?”
  

  “继续跟着吧。”
  

  寥寥数字,何洛洛挂断电话,打开了邮箱。
  

  “展逸文”三个字飘入眼中,连同少年高中毕业照上意气风发的脸。
  
  
  

   
原谅我隔了二十多天的更新qaq
我真的写不下去了啊啊啊!还在看的小天使们帮忙想一下剧情走向呗,爱你们哦!